返回
顶部
首页 > 正文
我和父亲赶大集
  • 发布日期:2024-06-11
  • 来源:珠江网
  • 阅读量:2975

01.

记得小时候跟着父亲赶集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赶集这一天,大人和孩子都会换上干净整洁的衣服,什么刨洋芋、撕苞谷、堆草这些庄稼活,统统一律放下。带上的是一天的好心情,个个面带笑容。见面打招呼:“你也克赶街,给是?”“带小娃娃买件衣裳克,要开学了!”

赶集的路上,有的赶着马车,有的赶着牛车,有的徒步前行。大家有说有笑,仿佛不是去赶集而是去奔赴一场喜庆的宴会。大伙儿都背着竹背篓,去的时候空空的,回来的时候必定是各种吃穿用品,塞得满满的、高高的。

我和父亲赶大集,很多时候是结伴步行。踏着红土路,沿着荞麦地。父亲在前,我在后;父亲在左,我在右。赶集的路不是很宽,但是很长,足够我们走小半天。我们一路走一路聊天,聊庄稼的收成,聊读书的用处,也聊一些诸如狼外婆和绍兴师爷的故事。聊着聊着,笑着笑着,就到乡镇集市了。

现在想来,那时真傻,还天天盼着长大。

02.

到了集市,父亲喜欢带我到处逛逛,四处看看。

有几个地方是必然要去的。

一个是骡马市场,这个和父亲一辈子养马有关。到了卖马的场子里,父亲跟长辈们谈马论道,谁家的马毛色好,谁家的马长势好,谁家的马温顺,谁家的马刚烈。骡马市,给我的印象除了马多人多外,就是喂马的糠,马撒的尿,还有马的骡子撕心裂肺的叫声。

另一个是下馆子,吃地摊羊肉,这个和伟大的父爱有关。一碗羊杂汤肉、两碗白米饭、一公两市酒,一张小方桌、两根长条凳,父子俩的开心时刻随即展开。一边吃一边品,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端着满嘴飘香的羊肉汤,这可能就是岁月静好吧!

再一个就是农具市场,这个和父亲的职业息息相关。父亲常说,磨刀不误砍柴工。在农具市场,父亲会挑选犁头、板锄、粪箕等等。记忆中,父亲很少买帆布手套,也许是手掌心上的茧子足够厚实的原因吧。那时,我就很感动父辈的艰辛。钢铁打成的锄头和犁头都磨秃了,这肉长的双手却磨出了厚厚的老茧,舍不得多买一双手套来保护一下。

赶大集,父亲是一个实用主义者,用得着的就买用不着的坚决不会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秉承了父辈节俭的好习惯,可买可不买的东西我是不会买的。有时儿子说,爸爸为什么那么小气?你很缺钱吗?我只是笑笑而已,告诉他等你长大了你就懂了。

03.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赶集的路,弯弯曲曲,坎坷不平,那是我心中最美的风景。

父亲的爱,绵绵如山,浩瀚似海,那是鼓舞我前行的力量。

这片红土地,留下了我成长的足迹,见证了父辈们的艰苦岁月。

这些藏在心底很多年的美好记忆如同一坛坛老酒,历久弥香,令人回味难忘。

我将用这一笔一墨,发现家乡的美,记录乡土的好。

愿你在这片土地上,找到生命的根,也找到心灵的归宿。

(作者:曲靖市信访局驻村第一书记 陶则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