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扶贫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南做好高质量脱贫攻坚“加减法”

发布时间: 2020-07-29 15:44:51 来源: 云南省人民政府扶贫开发办

这是一道“减法题”,艰苦卓绝——不仅要让识别出的187万户750多万名建档立卡群众摆脱贫困,还要让88个贫困县摘帽、4277个贫困村出列;这是一道“加法题”,涅槃重生——不仅要让贫困群众收入增加,还要让同胞们有医看、有学上、有安全饮水等,有幸福的生活,有发展的动力。

几年来,云南省始终把脱贫攻坚作为最大的政治任务,最大的民生工程,最大的发展机遇,集结力量,聚合资源,向全面消除绝对贫困发起总攻,截至6月底,全省剩余贫困人、贫困村、贫困县均达到退出标准,如期打赢脱贫攻坚战态势已定,目标可期。

“歼灭战”,向最后的堡垒

行百里半九十。脱贫攻坚战越到最后,越须臾不能懈怠。

今年以来,云南先后启动“挂牌督战”“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百日总攻”等扶贫专项行动,实施全员大作战,“狭路亮剑”聚焦问题清零销号,坚决拿下脱贫攻坚的“娄山关”“腊子口”。

“既广又难”的文山州广南县是全省9个未脱贫县之一。3月中旬云南省全面启动“百日总攻”行动后,广南县闻令而动,全县167支驻村工作队、167位第一书记、723名工作队员和乡村干部全部下沉一线,“扶贫路难免有辛苦劳碌,撸起袖子加油干不怕艰苦……”的《脱贫铁军之歌》响彻村村寨寨。

距离“百日总攻”行动结束还有10天时,在地处乌蒙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曲靖市会泽县,最后一批302户随迁户在县城易地扶贫安置点抽签选房。至此,81257名搬迁群众全部实现入住。

“三区三州”之一的怒江州是全国脱贫攻坚的“上甘岭”。到2019年末,怒江州累计脱贫22.35万人,贫困发生率从56.24%下降到10.09%。但任务依然艰巨,全省剩余的9个未脱贫县中,怒江州就占了3个。

经过100多天连续奋战,今年5月30日,怒江州易地扶贫搬迁分房率、入住率均达到100%,全州五分之一的人口,10万贫困群众搬迁下山,为确保如期实现脱贫攻坚目标奠定了坚实基础。

告别绝对贫困:“香巴拉并不遥远”

“香巴拉并不遥远,它就是我们的家乡……”走在夏日的迪庆州香格里拉市独克宗古城,风马旗猎猎招展,歌声在街巷流淌。“香巴拉”意为“心中的日月”,象征美好与理想的生活方式。

对于世居于此的各族群众来讲,精准脱贫攻坚赋予“香巴拉”新的时代涵义——“小康生活”。

在香格里拉市小中甸镇,藏族姑娘格茸卓玛飞上蓝天的故事在当地传为佳话,成为村民教育儿女的好榜样。

为了阻断贫困代际传递,迪庆州落实国家面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努力增加农牧民子女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家住香格里拉市小中甸镇的格茸卓玛是受益者之一。2014年,她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西藏大学。因负担重、收入少,2015年她家被评为建档立卡贫困户。

读书期间,驻村扶贫的东航云南公司干部主动为格茸卓玛提供了大学期间的免费机票,让求学之路变得不再遥远。2018年,她从西藏大学毕业,在东航扶贫干部的帮助以及自身努力下,入职成为一名东航云南公司的空中乘务员。在以前,这是她和家人想都不敢想的事。

格茸卓玛因精准扶贫而翱翔蓝天,家乡迪庆则实现整州脱贫。今年6月,迪庆州委书记王以志宣布,迪庆州贫困发生率由24.95%下降到0.53%,147个贫困村全部出列。

确保成色与质量:“不问多少,只问真假”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贫困人口从9899万人减到去年底的551万人,贫困发生率从10.2%降至0.6%。其中,2016年以来云南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累计有511.84万人脱贫,贫困发生率降至去年底的1.32%。

要理解这个奇迹何以造就,须从中国脱贫攻坚的精准方略中寻找答案。2015年,“六个精准”成为向贫困宣战的“精确制导武器”,云南也将其细化为“六清六定”工作法。

在识别过程中,如何体现精准?曾深入昆明、玉溪等地调研的中央党校科社部社会制度比较教研室教授向春玲带来了基层实践的答案。

向春玲介绍,经过农户申请、自下而上的民主评议、公示、政府再确定审批,评出的贫困户基本被村民认可,“还可以通过‘回头看’的举措,纠正可能会出现的错误。同时,还要严把贫困退出关,反对数字脱贫和形式主义,做到真脱贫。”

不仅是识别、退出精准,从项目安排、资金使用、措施到户、因村派人到脱贫成效,“精准”二字贯穿脱贫攻坚始终。

面对日益迫近的决战决胜脱贫攻坚要求,云南省以“实事求是”精神彻底开展排查,“不问多少,只问真假”,共清理出1.6万多名失学、辍学儿童并劝返回校,提升了义务教育水平,保证了脱贫攻坚成色。

终局已至。7月下旬,涉及云南79个摘帽县和4个非贫困县的国家脱贫攻坚普查将正式启动第一批现场登记。

“山风”见“海浪” 协作拔穷根

上海和云南的情谊源远流长、根深叶茂。1996年9月,中央确定上海对口帮扶云南。24年来,上海始终高度重视,把助推云南打赢脱贫攻坚战作为义不容辞的政治责任和历史使命。

云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上海市第十一批援滇干部联络组组长罗晓平介绍,2016年以来,沪滇扶贫协作全面提速,不断拓展结对区域,增派援滇干部,增加援助资金。其中,援滇干部从15人增加到166人,援助资金从3.36亿元增长到34.8亿元。

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一条珠江,把彩云之南与广东紧密联系在一起。2016年8月,珠海市与怒江州开展东西部扶贫协作结对。

“怒江所需,珠海所能”。聚焦怒江实际,珠海累计投入怒江帮扶资金8.94亿元,重点支持400多个帮扶项目,带动建档立卡贫困群众2.1万人脱贫。

脱贫必强体,两地医院结对16对,珠海派驻116名医疗人员到怒江支医,组织医学专家下乡义诊70余场,完成了冠脉造影手术等多项“怒江首例”,推广新技术124项,完成2.44万人结核病流行病学调查,“珠海医生”蜚声怒江。

昭通市是全国贫困面最广、贫困人口最多的地级市。东莞与昭通相隔千里,一个是地处祖国边疆的西部贫困地区,一个是号称“世界工厂”的制造业重镇,2016年9月以来,东西部扶贫协作把两地紧密相连。

干部在“脱皮”中新生

今年是决胜全面小康、决战脱贫攻坚的收官之年,叠加疫情影响,为了“一个都不能少”,云南严格落实“党政一把手负总责、五级书记抓扶贫”责任制,4.47万名驻村第一书记、17.97万名驻村干部奋战在战贫斗困第一线。

在脱贫攻坚期内,为确保扶贫过程的连续性,云南贫困县乡镇党政正职、分管领导原则上不调整岗位,“不脱贫、不换人”。

从2018年底意外“走红”至今,“80后白发书记”李忠凯和当地干部依旧忙碌在楚雄州大姚县湾碧乡脱贫攻坚一线,并给他们为之白头的山乡交出答卷——截至2019年底,全乡12个贫困村全部脱贫出列,1625户6399人脱贫退出,贫困发生率降到0.45%。

有作为就有前途。云南出台《关于在脱贫攻坚第一线考察识别干部的意见》,仅2019年全省就提拔使用了在脱贫攻坚第一线工作实绩突出的干部5640名,涌现出一大批扎根基层、苦干实干的好干部。

仅2016年以来,云南就有109名干部为扶贫事业献出了宝贵生命,他们用守初心、担使命的实际行动践行着忠于人民的承诺,锻造了红土高原上的精神丰碑。

春风先到彩云南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云南主动出击,超常施策,答好统筹疫情防控和脱贫攻坚“加试题”,优先帮助贫困劳动力务工就业,目前全省外出务工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达290.83万人。

恩格尔系数是衡量居民生活水平的有效指标。2000年以前,云南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长期保持在59%以上。2013年以来,云南农村居民的恩格尔系数迅速下降,2018年降至29.47%,云南城镇居民为27.03%。

“这说明党的十八大以来,精准扶贫工作的成效非常明显,农民群众的生活质量得到快速提升。”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陈晓未说。

卸掉贫困包袱“轻装上阵”,云南经济总量由2015年的全国第23位提升至去年的第18位,脱贫攻坚与经济社会发展形成良性互动。

相约2020年,云岭大地撕掉了千百年来的贫困标签。云南省政府副秘书长、扶贫办主任黄云波介绍,11个直过民族和人口较少民族已有9个实现整族脱贫,怒族和傈僳族也将在今年脱贫。全省剩余44.2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429个贫困村、9个贫困县全部达到脱贫退出标准,可如期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



版权所有:曲靖市扶贫开发办公室
技术支持:曲靖市珠江网站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 Reserved
备案序号:滇ICP备05004881号